字體多樣化:需求決定供應

傅振

2019年07月25日09:28  來源:美術報
 
原標題:字體多樣化:需求決定供應

  字庫里的江湖體與書法界的江湖字實際上是同一回事,兩者必須并題而論。江湖體讓人無奈,從視覺審美上說令人討厭,但從法理規則上說也有存在的權利。認為應該禁止江湖體進入字庫的觀點,與認為應該禁止江湖字在各種場所張掛的觀點同理,聽起來大快人心,但在邏輯上立不住,操作上行不通。

  人人都希望社會能達到最理想的狀態,比如每一個人都通情達理沒有“垃圾人”,所有的事物都充滿真善美沒有偽奸丑……但千人千面是社會常態,從公共管理公正嚴謹的角度來說,“禁止”是非常慎重嚴肅的行為,要法理上講得通,不能感情用事,對于沒有違反黨紀國法、沒有違反規章制度、沒有違反公德、沒有強迫他人的行為,即使讓人不爽也不能外加禁止,這是社會生態寬容豐富的保證,也是公民的權利。江湖體的危害在于審美上低劣,并沒有直接社會危害性,有說它敗壞了書法的聲譽是“一鍋粥里的老鼠屎”,這是過于夸大其詞,不如說更像是一片美麗草地上的老鼠屎,有礙觀瞻但并不妨礙整片草地風景;再說,其進入字庫只是民間自由的商業行為,從程序上是正常的。所以說,江湖體是很不好,但還罪不至死。如果說認為哪種字體丑就可以對它禁止,那么按照這種邏輯,有人認為哪種款式的衣服設計制作得難看,是不是也應當禁止進店售賣了?退一萬步說,即使要禁止,那也應該有個明確權威的“入刑”標準,究竟丑到什么程度的才可以禁止?這樣的標準怎么定?真若這樣,豈不亂套。如果江湖體因為難看而可以禁止,那這種看似正義實是隨性粗暴行為的危害性遠遠大于這些字的本身。

  與這件事情相似的是前年江湖字進入小學生試卷事件,那是一道關于對江湖體作品評價的選擇題,4個選項都是諸如“龍飛鳳舞、筆力遒勁”之類的褒贊語。對于這類事,倒是應該堅決禁止,因為兩件事從表面看雖然有些相似,但性質不同完全是兩碼事。在試卷事件中,學生并沒有其它選擇,即使認為難看持批評態度但也要給予好評,實際上是強迫所有考試者認同江湖字,混亂了學生的審美觀,誘導學生降低審美水準,非常惡劣。而在字庫事件中,字庫內的字體種類多選擇余地大,不喜歡完全可以不用,就像在單位食堂,你不喜歡臭豆腐完全可以選其它菜,不能說這道菜難聞難吃就要求食堂撤下,當然,如果食堂只提供這一道菜,或者說其它品種極少,那提出抗議也未嘗不可,因為那樣就等于強迫你吃。

  現在書法是買方市場,需求決定供應,與其痛批江湖體的書寫者制作者,不如更多地著眼于使用者,也許是更好的解決之道。從使用者來說,江湖體有市場大致是兩個原因。

  一方面再次反映出社會的書法總體審美水平問題。書法審美評判因其沒有具體量化指標,面對五花八門的書法作品,就是愛好者都暴露出眼力不夠問題,更不要說大量的外行人士。“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”,普通大眾只能把注意力放在書法之外的其它方面,比如看氣場看派頭聽故事等,以人評字。江湖書法家多諳此道,注重通過形象包裝、展示社交人脈等等手段,把自己塑造得學識不凡身價不菲書法了得,不少人往往因此被鎮住,并深信其字也非同尋常。每當看到這類字堂而皇之掛在各種公眾或者私人場所,既難受又無奈,不好公開批評書寫者亂寫制造視覺污染,否則在法律層面易成誹謗;也不宜提醒張掛者是把垃圾當寶貝,以免好心辦壞事。總的來看,最好的辦法還是加快普及書法審美,讓更多的人提高必要的眼力,糊里糊涂以丑怪為美的人少了,江湖字自然就少了市場。

  另一方面說明或許確實存在社會需求。電腦字庫里的江湖體為什么有人要用,拋開其它因素不說,是不是它也有某些獨到之處,比如筆畫結構夸張,使用者覺可能覺得用于某些娛樂熱鬧的場所更合適,而那些已有的正規字體反而不合適。如果是這樣,那就說明字體開發還不夠豐富;反過來說,如果正規字體開發得足夠豐富,使用者能夠從中找到所需要的,那江湖體的使用會不會減少呢。

(責編:潘佳佳、魯婧)
小草在线观看福利视频,久久国产主播福利在线,国产主播免费福利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