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清詩人易順鼎的襄陽詩作手稿出版

馬國華

2019年08月28日08:27  來源:中國文化報
 
原標題:易順鼎的襄陽詩作

  《易順鼎早年詩稿》

  谷卿 馮松 整理

  中國書店

  2019年7月版

  易順鼎《襄陽曲》手稿,郭嵩燾批跋“清婉綿麗,似高岑樂府”

  晚清詩人易順鼎(1858—1920年)曾撰《哭庵傳》自述早歲生涯,中有“綜其生平二十馀年內,初為神童,為才子,繼為酒人,為游俠。少年為名士,為經生,為學人,為貴官,為隱士……”之語,所謂五歲能文,八歲能詩,十六刻詩稿,十八中舉人,確非虛言。陳衍評易氏早年詩作“學謝、學杜、學韓、學元白,無所不學,無所不似,而以學晚唐者為最佳”,實則兼有才子之雋妙與名士之旖旎。當易順鼎冒雪騎驢入金陵,一日間遍訪六朝遺跡時,詠成《金陵雜感》七律二十首,恣肆之才,綺艷之思,可以說是橫絕一世,是故年方二十二歲即成“近代才士之最著者”。

  中國書店出版社新近出版,由谷卿、馮松理的《易順鼎早年詩稿》,收錄了易氏乙亥、丙子間詩作近七十九首,多為坊間未見的早年詩作,字里行間,尤可印證易氏弱冠之前的才子心性與名士情懷。

  光緒元年(1875年),易順鼎年方十八,省試中舉后,一鼓作氣自安順、酉陽、常德、荊襄北上,入京赴進士試。騏驥初躍,自是雄姿英發,舟行水次,紀游詠懷之作亦隨地而發。易氏經千里壯游,于沿途名城大邑尤其矚意襄陽,相關詩作竟至數十首。相較三年后整飭謹嚴的《金陵雜感》組詩,這批襄陽詩作體量才思或有不逮,而心緒意趣卻自具面目,可堪玩味。

  啟程之初,易順鼎便有“束裝赴春明,快馬黃金鞦”之語,于征途迢遞中抒發秋高氣爽、揮鞭北上的少年意氣。經武陵大龍驛(今湖南常德)后,易順鼎進入湖北,循荊襄故道一路向北,經數日車馬勞頓,其鄂中所見已悄然轉換成“浮云為蓋,堅冰結墻”的蕭瑟冬景。當其歷荊州,過荊門,最終抵達襄陽時,年關已近,遂在漢水之畔的樊城度歲。

  古城寂歷,漢水荒寒,易順鼎在此遍訪襄陽勝跡,或斜陽立馬,或貰酒行歌,俯仰感慨汩汩滔滔。墮淚碑前,他縱論功德不朽:“無論功德言,惟誠乃可久。請看羊公碑,屹立峴山首。”杜甫墓畔,他闡發忠愛情懷:“國步艱難會,天涯感慨身。牢騷寫云物,忠愛托風人。”昭明臺上,他感慨江山才人:“寂寞雄城上,昭明有故臺。江山一陳跡,煙月幾清才。”隆中草廬,他唏噓風云際會:“浩歌坐窮廬,方寸羅萬象。不逢堯舜主,何由達忠讜。”煙云勝跡,俱為千古往事;書劍縱橫,且待今朝試手。才人心性如此,其詩體亦俊逸奔放,或筆勢磅礴,或工穩流麗,貫穿其間的出處心事纖毫畢現。

  感慨士行出處之余,易順鼎復有描摹襄陽風土的歌行謠諺。楚調綺麗六朝綺靡,形塑而成柔婉纏綿的襄陽民歌,所謂“爛漫女蘿草,結曲繞長松。三春雖同色,歲寒非處儂”(南朝劉誕擬作襄陽民歌《襄陽樂》),畫面流轉,清韻悠長;淵源于江漢的游女意象,經由浪子騷客的涂抹點染,更助長了襄陽歌行的艷冶纖秾,如“南湖荇葉浮,復有佳期游。銀綸翡翠鉤,玉舳芙蓉舟。荷香亂衣麝,橈聲送急流”(梁簡文帝蕭綱擬作《南湖》)。易氏詩作本就旖旎側艷,工麗雋妙,遇襄陽一江春水、十里風光,遂成才思怡蕩、筆勢回環之篇:《襄陽曲》“妾家臨水多高閣,垂楊綠上秋千架。燕子偷窺翡翠簾,貍奴穩睡鴛鴦幕”清婉綿麗,極似高岑樂府;《古意襄陽作》“郎乘江上舟,妾化堤邊柳。柳色滿大堤,郎行一回首”蘊藉婉轉,入得溫李門庭;至于“葡萄美酒玻璃杯,狂奴見此胸懷開。人生年少貴行樂,不知何事為悲哀。”又成流連聲色的旖旎歌行。易順鼎天生多情,為此浮華艷冶裹挾鼓蕩,其“本《離騷》佚女之幽情,作醇酒婦人之生活”的名士情懷亦展露無疑。

  吟詠襄陽一地而成清勁怡蕩兩副筆墨,足見易順鼎早年心緒意趣的幽隱與張力。易氏終其一生始終徘徊糾纏在驚才絕艷與聲色犬馬、意氣風發與放浪形骸之間,見微知著,襄陽詩作中早有蛛絲馬跡般的伏筆。

  關于荊襄故地,易順鼎另寫有“舊夢留鴻影”之句,自注云:“昨過荊襄,是余十年前舊游地。”字里行間其實隱括了自己幼年在襄陽的一段奇遇。同治間太平軍攻陷漢中,幼童易順鼎被擄掠隨軍,后在鄂北應山遭遇僧格林沁馬隊,他轉為僧王所得。易順鼎以髫齡應對,穎悟逾常,竟僧王青眼,后終與父親易佩紳取得聯系,至于歸途,亦頗輾轉,他從應縣赴漢中,轉道保寧,再返鄖陽,最終抵達灃州與父相會。

  考察易順鼎的行跡,橫貫今天漢中、安康、十堰、襄陽、隨州等處。以八歲之幼童,周旋應對亂離之間,竟得全身而還,神童壯舉焉能不傳?有道是“奇正相生”,原本凄凄惶惶的流離轉徙最終竟成為易順鼎平生第一件得意事,冥冥之中,襄陽可謂他的福地。十年之后,故地重游、舊夢再續,往昔神童已成才子名士,江山風月,千古如昔,海內英雄,應時待起,其躊躇滿志抑或跌宕自喜,也全在心性情懷的輾轉往復之間了。

(責編:魯婧、赫英海)
小草在线观看福利视频,久久国产主播福利在线,国产主播免费福利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