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漢人有多精致?輕薄透視裝、保健防蚊枕了解一下

徐珊珊

2019年11月01日09:04  來源:中國新聞網
 
原標題:西漢人有多精致?輕薄透視裝、保健防蚊枕了解一下

2000多年前西漢人活得多精致?透視裝、防蚊枕……

我們古人有多精致?

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漢人

在炎炎夏日里

已經穿上了這世上最輕薄的衣服

枕著具有保健功效的驅蚊枕頭

其中

馬王堆漢墓辛追夫人的“衣柜”里

就有各式各樣的時尚“定制單品”

除了“透視裝”素紗單衣

她所珍愛的印花敷彩紗絲綿袍

共有7種顏色,印花+手繪制作

堪稱“西漢時裝”中的“愛馬仕”

高級感爆棚

復制版與原文物 南京云錦博物館供圖

目前這三件古代“時髦單品”

已被南京云錦博物館成功仿制

今天,就帶你走進匠人的“高仿”過程

通過文物復制品

近距離窺探古人的“精致生活”

“高仿”素紗衣:絲線為1/4頭發絲

馬王堆漢墓出土的素紗單衣是世界上現存最早、最輕、最薄的衣服。自從1972年在長沙馬王堆漢墓中出土以來,許多人嘗試仿制它,卻從未成功。

素紗單衣曾深埋地下2000多年,出土后由于環境驟變,加速其纖維分子鏈的斷裂,纖維的強度大幅降低。

常年展覽、光照、氧氣等自然因素也加速了纖維的老化,雖然素紗單衣依然保持有一定的光澤和彈性,但無論從文物保管、開放陳列還是文化傳承等方面綜合考慮,仿制素紗單衣工作迫在眉睫。

復制版與原文物 南京云錦博物館供圖

素紗單衣衣長128厘米,通袖長190厘米,由上衣和下裳兩部分構成,面料為素紗。重量僅有49g,一個雞蛋的重量是70克左右,一張A4紙重4.9克,所以這件衣服,大約等于10張普通A4紙的重量。

在南京云錦研究所設計中心經理、南京市工藝美術大師楊冀元看來,

“素紗單衣的制作技術對現代人而言并不復雜,除了織造就是簡單的縫紉。”

織機 徐珊珊 攝

“然而,今時不同往日,現代的很多工藝條件都發生了變化。”

譬如,吐絲的蠶寶寶馴化后更胖了,吐出的絲更重了。

為了更真實的還原素紗單衣的面料,制作團隊經過多次考察和驗證,最終找到較現代蠶絲更細,纖度為11旦的三眠蠶絲寶寶。

此外,制作團隊還特意定制了一臺門幅48厘米寬的織機,織造用的木梭也是重新定制。他們還采用了電腦測繪技術,一比一還原衣服上的紋樣。

楊建順主持織造工作 徐珊珊 攝

在面料的織造環節中,對織手的要求極高,這其中的難度并非在于技術而在于手感。

如果織手手感力度控制不好,將導致織造出的面料密度不均勻,或者絲線過多的斷頭影響面料輕薄的質感。

為了訓練手感,楊冀元特意邀請了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、南京市工藝美術大師楊建順主持織造工作。

楊建順說,“這個絲線是頭發絲的大概四分之一,制造起來要細心。一旦有差池就可能導致絲線斷頭,前功盡棄,為此我們花了三個月時間練習手感。”

即使這樣,他們每天也只能織出10厘米的面料,相當于一小時只能織一厘米。最終耗時一年半才完成素紗的織造。

躺著睡覺就能防蚊子的枕頭

宋詞里寫道,一紙魚箋枕底香,且做新來夢。

黃褐絹地“長壽繡”枕頭出土于馬王堆一號漢墓,出土時內部填塞佩蘭葉。

馬王堆漢墓出土的香囊、薰爐均有數件,但藥枕只此一件,且保存較為完整,實屬珍貴。

楚辭“紉秋蘭以為佩”,古文獻載熏香“終日焚之可以辟瘟遠邪”,都是指這些草藥有芳香、消毒和預防疾病的作用。

南京云錦博物館供圖

藥枕共三種面料組成,兩端的枕頂用絨圈錦,上下兩面為經錦,而兩個側面則用“長壽繡”香色絹,三種不同的面料的制作工藝均不同,看似一件小小的枕頭,里面包含的技術參數數不勝數。

正面的茱萸紋經錦面料采用兩種不同的色地經交織形成,織物中除了顯現了兩種不同顏色花紋以外,同時通過經線與緯線的變化組織形成了隱約可見的暗紋紋理。

南京云錦博物館供圖

長壽繡絹料的地經采用了約13旦桑蠶絲織造而成,由于地經絲極細給織造工藝帶來了巨大的挑戰,織造難度增大。

在完成絹料的織造后再進行脫膠、染色,再進行紋樣的刺繡。

原文物的內芯使用的是一種香料,考慮到內部放置這些藥草不易防腐防蟲,所以內芯沒有再使用藥草,而是用經過防霉防蟲處理后的竹條編織成原文物的形狀,外加絲綿固定。

南京云錦博物館供圖

在薄如蟬翼的衣服上“畫畫”

印花敷彩紗絲綿袍出土于馬王堆一號漢墓,衣長132厘米,通袖長228厘米 ,是目前世界上發現最早的印花與彩繪相結合的絲織品。

它的面世,證實了文獻記載的有關“畫衣”“畫文”的可靠性,反映出漢代印染加工技術的高超,也是古代彩繪工藝中少有的珍品。

在楊冀元看來:“仿制印花敷彩紗絲綿袍比素紗單衣更難,因為要在素紗上使用印花工藝,總共要描繪出7層色彩圖案,每一層的紋樣非常細小,繪制要有極大的耐心。”

南京云錦博物館供圖

一條愛馬仕的常規款圍巾也不過才7、8個顏色。可見古人的智慧真的是無窮盡的。他們先做出了最輕的衣服,再在最輕的衣服上用多套色畫畫。”

為了最大程度呈現原貌,制作團隊反復對比,多次實驗,最終才確認了絹、紗及絲綿的染料配比。

南京云錦博物館供圖

攻克了基礎的配色,團隊把注意力放在了綿袍的“年齡”上。

這件綿袍已經有2000多歲的高齡了,經過歷史沉淀,文物本身的花樣上染了一層色暈。

“我們嘗試了很多種方法,基本上把市面上能用的顏料都買回來了,最終成功的把此問題解決。這樣這件衣服做出來,就像很多了。”

工作人員為使紋樣整體與原文物更加接近,特意再調色畫上一層特別的色暈。

南京云錦博物館供圖

他們詳細查閱了各類文獻資料及考古報告,對比了大量對印花敷彩紗絲綿袍紋樣的文字圖片記載,分析整理后最終確定了圖案組合。

“分析紋樣時,我們發現枝蔓部分印紋細密,分布均勻,交叉處有明顯的斷紋現象,應當屬于印花。

而蓓蕾、花穗和葉部分的紋樣卻各不相同,色彩有濃有淡,不像印花那樣規整統一,并且筆調明快流暢富于變化,當為手工繪制。

于是,現在我們看到的上千個細致的花樣,都是團隊一筆一筆的畫上去的。”

南京云錦博物館供圖

除了以上“時髦單品”

另外3件馬王堆文物仿制工作

正在順利進行中

預計今年年底完成

一起期待一下哦

(責編:杜佳妮、魯婧)
小草在线观看福利视频,久久国产主播福利在线,国产主播免费福利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