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承書法藝術 筆中自有乾坤

2020年03月25日07:08  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
 

  春節前夕,在和暢書院內,學生和家長正在一起寫春聯。
  (受訪者供圖)

  書法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瑰寶,蘊涵豐富、博大精深,被稱為“無言的詩”“無行的舞”。近年來,隨著國家對書法教育的重視程度不斷提高,越來越多的人對書法表現出了濃厚興趣,從而使得書法教育行業有了更多機會,吸引了一些海歸人才選擇在這個領域創業。伊雄暉夫婦和李媛便是其中的一員,他們秉持著對書法的熱愛,留學回國后創建了屬于自己的書院。

  

  筆墨橫姿 興趣成為事業

  伊雄暉是一名書法愛好者,本科專業便是書法篆刻。大學畢業后,他選擇到日本留學,繼續攻讀書法篆刻專業的研究生。在日本,伊雄暉結識了來自首都師范大學、同為書法篆刻專業的黃曉虹。

  因為對書法的熱愛,留學期間,兩人很快走到了一起。而在日本時,伊雄暉便萌生了建書院的想法,沒想到黃曉虹也恰有此意,兩人一拍即合。回到故鄉廣東東莞后,夫妻倆決定開一家屬于自己的書院。

  “每天不寫字就渾身難受。”伊雄暉笑著說,“書法對我來說已經不僅僅是一份職業了,甚至可以說書法是我的一種信仰。在異國他鄉感到孤獨時、在生活中遇到困難無法解決時,書法的陪伴都會讓我重新振作,放平心態、沉著面對。”

  李媛也是一位書法專業的研究生,在泰國做漢語教師期間,她同時負責教授中文和書法兩門課程。“泰國很多中小學校每天會有一堂中文課,而且常會舉辦中文學術比賽,對中文的重視程度很高。”李媛說。“看到大家這么喜歡中文和中國書法,也讓我對書法的魅力有了更深的感悟,也更堅定了我要把書法教育作為自己奮斗的事業的信心。”

  一間書院 懷揣心中熱愛

  《詩經·大雅》有文:“無念爾祖,聿修厥德。”意思是怎能不感念祖先的意旨,修養自身德行。伊雄暉與黃曉虹便取了“聿修”二字作為書院的名字,期望書院能夠真正把承載了中國歷史文化的書法傳承下去。

  “因為書法這個共同愛好,我與愛人在日本時就有了合開書院的想法,但當時還沒考慮如何具體實施。2016年回國后,我倆開始在東莞找合適的地方,最后找到了一處大約400平方米的民房。”伊雄暉說。四層樓、白色外墻、拱形門框的聿修書院是夫妻倆精神上的世外桃源,這里既可以供學員學習,也能接納來客,共同欣賞書法篆刻作品。平時學生和老師常在四樓開雅集,一起探討書法和茶道。“目前書院最主要的業務還是書法教學和篆刻兩部分,我們平常也會教授一些茶道、花道、調香的課程。”

  在泰國生活了4年后,懷揣著對書法的熱愛,李媛回到山西太原創建了一家書法教育機構,取名為“和暢”,取自王羲之《蘭亭集序》中“天朗氣清,惠風和暢”。“‘和暢’是希望來到書院的人都能夠和顏悅色、心情舒暢。”李媛說。“我本身就是一個癡迷書法的人,開書院的目的主要是想發現和吸引更多志同道合、喜歡書法的人,向他人傳遞我的這份熱愛,也能讓更多人體會到學習書法藝術的樂趣。”

  亦師亦友 習字志同道合

  在伊雄暉看來,若想真正感知書法全貌,重要的是要有一顆真正熱愛書法的心。“現在有一些家長,給孩子購買10節課、5節課地學習書法,目的只是想提高孩子的卷面分數,這其實并不利于真正學習書法。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風格與教學方式,抱著功利心態短期學習很難真正提高孩子的書法水平。”伊雄暉說。

  除了青少年,伊雄暉的書院里也不乏來學習書法的中年人。“他們的學習態度非常認真。”在伊雄暉看來,教授成人學員的過程中,學生與老師的身份常常會調換,“師生關系亦師亦友。比如有些年紀比我大的學員,他們對于生活和工作的見解有時就有我可以參考、學習的地方。我很喜歡同他們邊寫字邊交流互動,這讓我受益匪淺。”

  教授書法也給李媛帶來了很多樂趣。“來我這里學習的大多是孩子,每當看到調皮搗蛋的孩子逐漸變得安靜認真,我便覺得欣慰。”李媛說,“剛來的時候,他們連一節課都站不住,但慢慢地,性子變得穩重起來。參加書法比賽準備作品時,一站就是兩個小時,他們也能站得住,一遍一遍地完善自己的作品,精益求精。”

  “練書法,一個字甚至一個筆劃寫壞了,作品就前功盡棄了,因此學習的過程非常艱辛。瓶頸常常會出現,但正是這些困難也塑造了我的性格,讓我可以從容面對生活中的很多問題。”對李媛來講,書法給人生帶來的改變比想象中更多。

  除了平時與同道中人互相學習,來自于五湖四海、不同年齡、不同職業的朋友私下也聯絡密切。“去年臘月我們在準備春聯的時候,孩子們和家長早早地便過來幫忙布置用具,我心里暖呼呼的。”李媛說,“我與學生之間的感情就是在平常這一點一滴之中建立起來的。我愛學生們,學生們也愛我,我想,這就是書法教育帶給我的力量吧。”

(責編:杜佳妮、魯婧)
天天色情,天天色,天天射影院,天天情色网,天天色综合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